千千小說網 > 我在異界有座城 > 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 惡鬼隨行

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 惡鬼隨行

千千小說網 m.bigtreestock.com ,最快更新我在異界有座城最新章節!

    當看到尸體露出笑容的那一刻,中年修士有種感覺,似乎流淌的血液都已經凝固。

    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懼感,從他的心頭升起,迅速蔓延整個身體。

    雖然身為一名修士,見慣了光怪陸離的景象,可是類似這樣的場景,他卻是頭一次見到。

    在正常情況下,人死便是一堆爛肉,用不了多久便會因為腐敗而逐漸消解。

    生死輪回的規則,適用于絕大多數的位面,越是低級位面越是如此。

    想要將死者復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許只有傳說中的神靈才能辦到。

    至于鬼魅借尸還魂,這種情況倒也存在,但是根本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

    鬼魅并非遍地都是,而是需要機緣巧合才會誕生,尤其是低能量的科技位面更是如此。

    那種可以借尸還魂的惡鬼,遠比天材地寶還要稀少,同樣也非常厲害。

    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最好不要輕易招惹,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中年修士心生誤會,將那具被毒蛇咬死又復生的尸體,當成了被惡鬼附身。

    原本詭秘的森林環境,就足以讓人感到頭疼,如今又冒出了惡鬼一類的東西,簡直讓人頭疼不已。

    不用想都知道,這東西跟在隊伍后面,肯定是不懷好意。

    雖然和自己的同門師兄弟不合,但是此刻卻必須要給予提醒,那樣很可能導致無法收拾的后果。

    中年修士并不希望同門遭遇危險,果真如此的話,又有誰能救他?

    意識到這一點后,中年修士立刻端起通訊羅盤,口中發出“嘰里咕嚕”的咒語聲。

    同時就見他并指如刀,點在通訊羅盤上輸入天地能量,飛速撥動上面的活動字符。

    他輸入了一句話,然后抬頭看向前方,希望操縱通訊羅盤的短褂修士能夠看到。

    過了大概一分鐘左右,就見短褂修士的表情微微一變,雙目緊緊的盯著通訊羅盤。

    顯然他看到了中年修士傳遞的信息,知道隊伍遭遇了危險,應該很快就會想辦法解決。

    只是這一分鐘的延遲時間,實在是讓人頭疼不已,因為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已經有新的變故出現。

    ……

    短褂修士盯著通訊羅盤,一刻不敢移動視線,以免錯過接收新的信息。

    此刻他的責任重大,肩負著整支隊伍的導向任務,如果他出錯的話,很有可能會給隊伍帶來巨大的危機。

    如臨深淵,膽戰心驚,哪怕走錯一步都不可以。

    可是中年修士發來一句話后,便遲遲沒有新的信息,這讓短褂修士異常煩悶。

    看著周圍撲朔迷離的幻象,他變得越發小心,生怕卷入能量亂流當中。

    就在他無比緊張時,始終沒有動靜的通訊羅盤上,金屬字符如同蝌蚪般飛速游走起來。

    等到金屬字符停止移動后。在通訊羅盤的最中央位置,一圈金屬字符整齊的排列出來。

    “小心,隊伍后面有惡鬼跟隨!”

    破譯字符之后得到的信息,讓短褂修士心頭一驚,猛然回過頭來看向隊伍的最后面。

    緊隨其后的眾人見狀,不由得同時一愣,搞不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太婆眉頭輕皺,看著短褂修士,雙眼微瞇的問道:“怎么了,是不是出現了什么問題?”

    西裝青年和黑衣女子同樣表情緊張,他們從短褂修士的臉上,隱隱看到了一絲驚疑和恐懼的表情。

    “老三剛剛發來提示,他說咱們的隊伍后面,跟隨著一只惡鬼!”

    聽到短褂修士的回答,眾人再次一驚,那些跟在后面的那些雇傭兵更是如此。

    自從進入森林之后,他們的就見到了一連串詭異的事情,早就被搞得緊張無比。

    如今每走一步,都是膽戰心驚。

    被毒蛇咬到后莫名其妙死掉的同伙,讓他們更加警惕,生怕自己也碰到這種倒霉的事情。

    此刻聽說隊伍后面有惡鬼,那些雇傭兵立刻調轉槍口,滿臉緊張的打量四周。

    結果瞪著眼睛看了半天,根本沒有惡鬼的影子,倒是那些不斷變幻的光影,讓人有種見鬼的感覺。

    “安全!”

    有人低聲說道,讓緊張的氣氛得以緩解。

    “哪里有鬼,不過是虛驚一場。”

    隊伍后面的一名雇傭兵們松了口氣,看著身邊的同伴,笑著說了一句。

    同伴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

    看到同伴的樣子后,雇傭兵感覺有些不對勁,心里隱隱升起一絲不安的感覺。

    同伴沒有回答,依舊低著頭,仿佛魂游天外。

    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濃,雇傭兵下意識的想要看看,搞清楚這古怪的家伙到底是誰。

    結果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對方原本被野草遮擋的小腿,烏黑腫脹的小腿上面,還有烏黑腥臭的鮮血緩緩溢出。

    看到這一幕后,雇傭兵如同被雷擊中,眼珠子瞪得滾圓。

    到了此時此刻,他哪里還認不出對方的身份,也正是如此,所以心里才會感到無比震驚。

    “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下意識的,雇傭兵問出了這句話,隨后就意識到不對勁,猛的向后倒退。

    只因他想起了短褂修士的那句話,在他們的隊伍后面,有惡鬼正在跟隨!

    或許這名死掉的同伴,就是短褂修士提到的惡鬼,否則一個已經死掉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跟隨著隊伍一同前進?

    可惜他醒悟的還是遲了一些,就在向后倒退的同時,先前那名垂頭不語的同伴,突然間抬頭看了過來。

    那張腫脹發黑的臉上,布滿了濃濃的死氣,漆黑發灰的眼睛里面,流露出無法形容的邪惡。

    “嘶……”

    死掉的那名雇傭兵,猛然間抬起雙臂,如同僵尸一般撲了過來。

    倒退閃避的雇傭兵見狀,連忙舉槍射擊,試圖阻止尸體的靠近。

    在正常情況下,雇傭兵的武器即便是打開保險,也會撥到單發模式,以免得走火時造成更大的危險。

    然而不管單發還是連發,似乎都無法緩解眼前的危機,因為這名已經死掉的雇傭兵,根本就無懼子彈的射擊。

    在身體連中數槍之后,死掉的雇傭兵一把扣住了同伴的肩膀,然后狠狠的咬在了脖子上。

    變故只發生在極短的時間里,等到其他的雇傭兵回過神來時,尸體已經將同伴撲倒在地。

    沒人敢上前伸手解救,倒是雇傭兵隊長行事果決,對著尸體的腦袋舉槍便射。

    幾聲清脆的槍響過后,發臭的尸體癱倒在地上,再沒有一絲的動靜。

    至于先前那名被撲倒的雇傭兵,此刻已經滿臉污血和腦漿,嘴巴張得老大,圓瞪的雙眼當中沒有任何神采。
2019北京赛车pk10高手 华宁县| 东海县| 安陆市| 峨眉山市| 菏泽市| 栾川县| 肃南| 长治县| 赤壁市| 江华| 茂名市| 连南| 嘉禾县| 乐平市| 盖州市| 梨树县| 小金县| 永平县| 瓦房店市| 苍南县| 赤城县| 东至县| 永仁县| 徐州市| 宽城| 申扎县| 仪陇县| 临澧县| 义乌市| 辽宁省| 津南区| 施甸县| 大冶市| 通辽市| 大姚县| 荆门市| 太保市| 塔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