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甜甜小嬌妻:帝少大人請溫柔 > 第856章 她就是顧時澈喜歡的女人

第856章 她就是顧時澈喜歡的女人

千千小說網 m.bigtreestock.com ,最快更新甜甜小嬌妻:帝少大人請溫柔最新章節!

    第856章 她就是顧時澈喜歡的女人

    “你干嘛眼神這么冷冰冰的。”姜笙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嘟囔道,“你這樣一點也不可愛。”

    她想要他變成一只小奶狗,一直在她的身邊,不離不棄。

    姜笙嬉笑,眼神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光芒。

    雖然她知道,讓歷行爵從大狼狗變成小奶狗,有一丟丟的小困難,畢竟他高冷還目中無人,不過現在嘛……他倒是變好了不少。

    還知道顧及她的情緒了。

    想到這兒,姜笙的心態就莫名其妙的變好了。

    歷行爵深邃的桃花眼,多了幾分神情,他湊近姜笙的嘴唇,勾唇道,“那你覺得,我要怎么樣,才可愛?嗯?”

    姜笙眨巴眼,笑瞇瞇地說:“你愛我的樣子,最可愛。”

    土味情話。

    她會的可不少。

    聞言,歷行爵挑了挑眉,“那我不愛你的樣子,就是丑了?”

    歷行爵丑?

    姜笙實在是想不出來歷行爵變成丑八怪的樣子,這家伙,擁有著一張盛世美顏,簡直讓所有女人都趨之若鶩,包括她也在內。

    姜笙轉了轉眼珠,最后開口,“那你會不愛我嗎?”

    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好嗎?

    歷行爵挑眉,“不會。”

    說完,他就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氣息很迅速的概括了姜笙的鼻尖,姜笙被吻的臉頰不由紅通通的,想要推開他,可是發現他身體硬的跟一塊石頭似的,根本推不開,她只能任由他親吻。

    感受著他身上的溫度和氣息,原來是這樣幸福的一件事啊……真開心。

    歷行爵松開了她的唇以后,目光才慢慢地放回了前方,雙手放在方向盤上,“開車了。”

    說完,他就開起了車。

    姜笙就坐在他的身邊,笑意洋洋。

    當歷行爵的開車走后,樹底下突然出現了幾個黑衣人。

    “她就是顧時澈喜歡的女人?”

    “顧時澈腦子是不是抽風了,看上人家有夫之婦,現在好了,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要我說,顧時澈也是活該,不過他坐在那個位置上已經夠久了,是時候讓人接替他的位置了。”

    “不過你們說,顧時澈平時從來都不近女色,為什么偏偏就看上了那個女人,他長的那么帥氣,找什么女人不好,非要找一個那樣的。”

    “這你就不懂了吧,往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這點,你還是好好學一學吧。”

    幾個人議論完畢以后,就朝著他們車子剛才開往的方向追去。

    現在他們還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更不能打草驚蛇,否則的話,一切就都完了,他們的任務要是沒有完成,也會遭受很嚴重的懲罰,雖然沒有顧時澈那么嚴重,但也是會要了他們半條命的。

    ……

    姜笙和歷行爵回到家。

    李管家迎面而來,帶著笑意,對歷行爵開口,“少爺……您的爸爸來了。”

    聞言,歷行爵深邃的眸子有幾分寡淡,他看了一眼姜笙。

    姜笙有一些不解,平時歷行爵的父親都不會來這里的,如今來這里,實在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歷行爵拉著姜笙剛踏入大門,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等候他們的歷父。

    歷行爵朝著他走了過去,有些急切地開口,“爸,你怎么來了。”

    歷父臉色有些沉重,他將視線放在了姜笙的身上,那眼神,仿佛帶著詢問和質問,他蹙著眉開口,“你的爸爸,是怎么醒過來的?”

    聽醫生說,姜笙的父親,和他的妻子,癥狀是一樣的,可是為什么她的父親醒過來了,他的妻子還沒有醒來。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姜笙被問的頓了頓,她不知道該怎么去回答歷行爵父親的這個問題,她也知道,自己就算是回答了,也沒有用。

    歷行爵看著自己的父親,有些不悅地開口,“爸,這事兒你問姜笙,姜笙也不知道啊,你應該去問問醫生才對。”

    看得出來,歷行爵是執意在護著姜笙這個女人。

    歷父的臉色更加沉了,“你們一定有事在瞞著我,醫生都說了,他們中的是一樣的毒,所以姜笙的身上,一定有這毒的解藥。”

    “爸,這是誰告訴你的,醫生不是都說過了嗎,媽是因為腦震蕩造成的無法蘇醒,這跟毒藥有什么關系,爸,你別瞎猜了。”

    歷行爵別過腦袋,有些心虛。

    歷父指著歷行爵,皺眉,“你瞧瞧你這孩子說的是什么話,你媽她是什么癥狀,你會不了解嗎?你總不能為了護著你的妻子,而欺騙我吧。”

    “何況,我這次來,只是想要問一個真相,為什么姜笙的爸爸會昏迷這么久,為什么你媽大腦清除了血塊還遲遲不醒,我越想越不對勁,所以就去找了醫生,果然問出了這里面的實情。”

    “現在姜笙的爸爸醒來,這是一件好事,可是你不要忘記了,現在躺在醫院病床上的,還有生你養你的母親!”

    歷行爵伸出手揉了揉眉心,他也很想讓自己的母親盡快醒過來,可是哪里有那么簡單?

    難不成,又要讓姜笙去求一次顧時澈嗎?誰知道這一次顧時澈會提出什么過分的條件,他絕對不能因為想要救自己的母親,去犧牲自己心愛的妻子。

    他會想到辦法的……

    他不會讓他的母親受傷,哪怕是拼盡全力,他也會護她周全,可是這并不代表著,他就要犧牲姜笙。

    姜笙縮了縮肩膀,看向歷行爵,開口,“要不然我們把事實的真相告訴你爸爸吧,我覺得他現在有權利知道。”

    畢竟現在躺在醫院的,是他心愛的妻子,他們應該體諒一下一個丈夫對妻子的愛。

    聞言,歷行爵抿了抿唇,鄭重其事的看向自己的父親,慢慢地開了口,“爸,這件事很復雜,我一時半會兒也跟你說不清,但請你相信我,我會讓媽醒過來的,不管用什么辦法,我都會去試一試。”

    歷父有些急躁地對歷行爵開口道,“你們到底隱瞞了我什么?難道不能告訴我嗎?我跟你媽在一起這么多年,最見不得別人欺負她,更不希望她受到什么傷害,現在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這么久,你說我怎能不著急。”
2019北京赛车pk10高手 山东| 普定县| 抚松县| 宜城市| 淳安县| 宣汉县| 湾仔区| 平顺县| 陇川县| 金湖县| 会宁县| 永康市| 安平县| 通海县| 苏州市| 枞阳县| 宜君县| 水城县| 德安县| 泰兴市| 东乌| 武胜县| 北安市| 焦作市| 乌兰浩特市| 汤原县| 三都| 南平市| 陇南市| 恭城| 区。| 庆阳市| 绩溪县| 库尔勒市| 龙泉市| 隆安县| 汕头市| 惠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