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仙宮 > 第兩百五十章 有點巧

第兩百五十章 有點巧

千千小說網 m.bigtreestock.com ,最快更新仙宮最新章節!

    蒙采曾經是醉樂坊的常客,所以對這里的環境很熟悉,當他以最快速度來到靠近后院的那棟閣樓后,剛剛踏進二樓一個房間房門,便看到關閉的窗戶被一道凌厲的刀氣劈開。

    “那是……”

    蒙采那顆心瞬間提起,小心翼翼的靠近窗口,探頭朝著后面看去,他清楚的看到,數十人已經廝殺到緊要關頭,而那位身穿紅袍的青年,正被五位高手圍攻,而一位鐵塔般的巨漢,以及另外一位高手,則護著紅袍青年,企圖朝著外面逃竄。

    “那批人,就是葉瞳和藥奴他們找的人!”

    “我找到了那個家伙,這次又要立功了!”

    “不知道,出手豪氣的葉瞳大人,這次又會給我多少獎賞?”

    蒙采眼神里光彩熠熠,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盯緊那紅袍青年,只要能夠盯著他等到葉瞳和藥奴他們趕來,自己這功勞就沒跑了。

    后院內,安祿宏心中怒火中燒,他做夢都沒也想到,東宮立凱此番來到藍城,不但帶來了很多先天境界的高手,甚至還帶來了八位筑基期死士!

    沒錯,是八位筑基期死士!

    整個東宮家族,有血脈關系的最起碼有數千人,而算上家族的護衛和仆人,總人口最少超過數十萬人,然而筑基期的死士數量,恐怕最多也就數十人,而東宮立凱這個瘋子,竟然一次性帶出來了八個。

    要知道,筑基期死士,實力可比普通的筑基期修道者強很多,他們自幼被訓練成殺人機器,接受過最殘酷的訓練,經歷過最瘋狂的廝殺,哪怕培養成一個,都需消耗恐怖數量的修煉資源。

    安祿宏想不通,東宮立凱為何痛恨自己到這種程度,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哪怕模樣長得好看些,可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了,何必為了一個女人,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自己是誰?

    天瀾帝國國師的親孫子,安家更是天瀾帝國權勢滔天的大家族,縱使與他東宮家族比起來,稍微弱了一些,但東宮立凱真的把自己殺了,一旦消息傳回到天瀾帝國,恐怕他東宮家族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值嗎?

    安祿宏操縱著飛劍,抵御著風叔和四位筑基期死士的圍攻,當他發現平日被他寵愛有加的女人虹梅,卻始終站在房門口冷眼旁觀,心里一股怒火直沖腦門。

    “虹梅,你還愣著干嘛?給我動手啊!難不成你真信他們要留你活口的屁話?”安祿宏厲聲喝道。

    “不動手,我或許還有一條活路,但如若動手,恐怕我只能跟著你一起死了。”虹梅幽幽說道。

    “你是何意思?”

    安祿宏驚怒交加,憤怒咆哮道。

    “前來藍城之前,我還不能完全確定,你此行到底能不能活著離開,甚至我還推斷出你唯一活命的機會,就在星戰身上,可惜,你好像還招惹到了其他利害的角色,縱使能逃過此劫,也不可能活著返回到天瀾帝國了。”虹梅說道。

    “混賬!”本少主還未死,你竟然膽敢詛咒我,如若我此番活著離開,會動用一切手段抓住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安祿宏雖然心底一寒,但還是威脅說道。

    “露水姻緣,終究有緣,緣起緣滅之際,贈你一句話:你如若往東或者往西,再或者往北,都有一線生機,唯獨朝南是必死無疑。”虹梅先是眉頭一皺,冷漠的說道。

    看著轉身躲入屋內的虹梅,安祿宏心底殺機濃烈,恨不得把虹梅這個混賬女人給千刀萬剮,自己的女人自己可以玩弄,但如若被東宮立凱抓住,她恐怕就保不住清白,會給自己帶來污跡。

    “星戰,殺出去。”

    安祿宏如果是在之前,或許還會相信虹梅的話,但此刻卻意識到,這個女人應該是包藏禍心,恐怕南方才是自己的生路,而其它三個方向,會令自己喪命。

    對了,南方是法藍宗所在之地,只要自己能逃到法藍宗的宗門附近,相信他們法藍宗強者不會坐視自己被殺。

    星戰揮動著方天畫戟,他雖然實力強大,但習慣手握法器近身廝殺,面對五人的圍攻,他防御的滴水不漏,只是壓力也非常的大。

    星戰也想殺出去,但眼前這五位筑基期高手實在是難纏,尤其是風叔這位修為境界與他旗鼓相當的狠角色,他單打獨斗有自信擊殺對方,但再加上那四位筑基期死士,一時間令他處在被壓制狀態。

    “嗜血!”

    星戰身邊的另外一位筑基期手下,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片潮紅,在他的皮膚龜裂,血跡從網狀的裂紋內滲透出來的時刻,他的氣息暴漲幾分。

    嗜血秘術,死士所能爆發的最強攻擊,亦是同歸于盡的招數。

    那把被他操控的飛劍,幻化出層層疊疊的光影,朝著風叔和另外一位筑基期死士漫延,看似緩慢的漫延,其實快到了極點,幾乎是一瞬間,便把風叔逼退,把那位筑基期死士的兩條手臂斬斷。

    “主子,我的家人就拜托您了。”

    “奉復!”

    安祿宏雖然對外人心狠手辣,非打即罵,但對于幾位筑基期的護衛,卻有著很不錯的感情,如今看到忠心耿耿的護衛動用嗜血秘術,他心疼的快要窒息。

    “如若我此番不死,你一家老小我會照顧,讓他們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為你奉家傳宗接代,開枝散葉。”安祿宏很清楚一件事情,一旦嗜血秘術動用,就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可能,咬了咬牙厲聲喝道。

    “哈哈……多謝主子!”

    奉復身形閃爍,瞬間朝著數十米外被一位筑基期死士保護著的東宮立凱撲去,他知道自己能夠堅持的時間,最多也就半刻鐘,所以他首選擊殺目標便是東宮立凱,哪怕殺不死對方,也要吸引風叔和那些筑基期死士的精力,為自家主子爭取逃走的機會。

    風叔顧不得再攻擊安祿宏和星戰,閃身擋在奉復前面,即便對方施展嗜血秘術,實力在短時間內暴漲,但他畢竟比對方高了一層境界,全力以赴之下還是擋住對方的攻擊。

    “風叔快擋住他,其他人全力出手,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走。”東宮立凱森然喝道。

    幾位死士聞言,攻擊更加瘋狂,他們完全不在意自己是否會被殺,眼里的目標便是安祿宏和星戰,隨著他們身上的傷勢不斷增加,星戰也不好受,手臂和腹部,背部,已經被鮮血染紅,饒是安祿宏被保護著,卻也被擊中數次,尤其是左肩那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皮肉裂開,鮮血直流。

    逃!這是安祿宏和星戰此刻的想法,他們需要保證活著逃走,而且要盡快逃走,否則奉復施展嗜血秘術的意義就浪費了。

    廝殺,奔逃。

    星戰護著安祿宏殺出院落,朝著東側邊殺邊逃,以至于東邊不少人發現后,紛紛四處逃散,生怕禍及央池,被廝殺戰斗的余波給殺了。

    “噗!”

    方天畫戟忽然被星戰祭起,轟擊在一位筑基期死士胸口,把他擊飛的時刻,一把飛劍快若流星,從他的腹部刺穿過去,盡管星戰極力避開要害,依舊遭受到重創。

    “星戰,往南!”

    安祿宏面色漲紅,大滴大滴的汗珠順著面頰滑落,他現在很狼狽,甚至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此刻像是一只喪家犬,哪怕此番不死,將來這件事如若傳了出去,都會毀掉他的一世英名。

    “那個女人不是說南邊是死路嗎?”星戰粗喘了口氣息說道。

    “那個女人已經變成了叛徒,他背叛了,而我還揚言要殺她,你覺得她會說實話嗎?我判斷東西北三個方向才是死路,只有南邊才是生路,別忘了南邊可是法藍宗的宗門所在地。”安祿宏氣的牙關緊咬。

    “對啊!”

    星戰眼睛一亮,拼命擺脫那些筑基期死士的追殺,朝著南邊狼狽而逃。

    不遠處的一條街道上,蒙采已經弄到一只閃電虎,這是他臨時用銀晶購買到手的,雖然價格比平時要貴三倍。

    騎著閃電虎,他時不時就能看到追殺與逃命的雙方人馬,心里默默計算著,葉瞳和藥奴他們還需要多久才能趕到。

    不過,令蒙采稍微放心的是,目標被人護著逃出那個醉樂坊后院后沒多久,便朝著南邊沖刺,顯然他們想要奔逃的方向是南邊,而葉瞳和藥奴等人所在的藍星苑,就是在南邊。

    城南,藍星苑。

    葉瞳正在修煉,聽到藥奴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后,便暫時停止修煉。

    “何事?”打開門看著外面的藥奴說道。

    “蒙采派人前來通報,說咱們讓他幫著尋找的那個青年,已經被找到了,現在就在藍城內的醉樂坊,只不過……”藥奴說道。

    “只不過什么?你速速說來。”葉瞳眼底閃過一道厲色。

    “此時那個青年正在被一群強者圍攻,現在醉樂坊后院已經成了戰場。”藥奴說道。

    “被人強攻?”葉瞳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異色,喃喃說道:“難道那家伙不但招惹了蔚蔚蜜,還招惹到了別的狠角色?”
2019北京赛车pk10高手 汾阳市| 焦作市| 江西省| 巨鹿县| 新郑市| 宁河县| 永嘉县| 珲春市| 白银市| 徐汇区| 隆化县| 靖宇县| 闽清县| 和硕县| 西林县| 南充市| 康乐县| 额济纳旗| 蓬莱市| 玉门市| 南华县| 鄂托克旗| 伊宁县| 承德县| 临安市| 霍城县| 五莲县| 江安县| 若尔盖县| 城市| 鹤山市| 东阳市| 开封县| 内丘县| 外汇| 永州市| 呼玛县| 加查县|